| 网站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街上鬼故事 | 张震讲鬼故事 | 鬼图片 |
| 鬼神传说 | 家里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外国鬼故事 | 有声鬼故事 | 短篇恐怖漫画 | 鬼视频 |
| 语音小说 | 玄幻修真 | 恐怖灵异 | 武侠仙侠 | 科幻奇幻 | 历史军事 | 刑侦推理 | 都市言情 |
· 网站地图· 鬼友交流
· 联系站长 ·
鬼故事屋
您现在的位置: 鬼故事屋 >> 医院鬼故事 >> 正文
搜索鬼故事:  搜索
今天是:
幻灭
作者:小洺同学    鬼故事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11/13
【字体:

开始便是终结

  无聊的语文课,老师滔滔不绝地讲着,徐优垂着头,昏昏欲睡。徐优想不明白为什么老师可以将修辞手法像这样掏心掏肺地讲了两个课时,并且还在继续。同样也不明白为什么前排的学霸们可以眼中放着光芒的认真听讲,还做着密密麻麻的笔记。正如她所坐的位置——倒数第二排——一个不是最差但绝非好学生的位置,徐优懒懒的抬头瞄了一眼周围的同学,也和自己一样都在不停的“点头”,“点头”……

  徐优瞥了瞥老师掏出手机,歪着脑袋想了想,飞速的编辑一条短信——

  “你在干嘛?”

  点击发送,手机显示的“发送成功”让徐优满意的笑了笑。

  正当徐优等得不耐烦即将进入点头模式时,手机闪烁了一下显示“新信息”,徐优楞了一下点击进去。

  ——你是谁?

  ——我叫徐优,语文课好无聊,听不下去,你在干嘛呀?陪我聊聊吧。

  ——额,我不认识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

  ——这个嘛,嘿嘿,你信不信我就是随便想了个号码,没想到真的有人在用还回我信息,我真的好无聊,陪我说说话吧。

  ——这样啊,我是楚鸣。你在上课是学生吗?上高中?大学?有课上还不好好听课你们这些孩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高中,说我不知福,那你是上班的了?大叔。

  ——也不算是上班,在家酒吧驻唱罢了,我才21,什么大叔呀!

  ——驻唱诶!so cool,我17,马上就18啦。你没上大学吗?

  ——家里出了一点事,没考上,所以就出来打工了!

  ——哦,这样啊。那个,下课了不和你说了,我无聊的时候还可以给你发信息吗?

  ——我晚上会忙,白天都可以。

  ——谢谢啦,楚鸣。

  ——没什么,徐优。

  下午本是有节体育课的,又莫名的以体育老师有事为由改为了数学课,其他的自习也被形形□□的主流课程所占用。如果没有小说或者漫画,下午昏黄闷热的气氛,加之老师如同天书般的讲课,徐优怕是又要开始“魂游太虚”了。

  她总是在想学生真是一种有趣的生物,上课的时候,回答问题大家像做了多大的错事,低着头默不作声生怕老师点到自己。自习时班主任坐堂,便安静的似哑巴,乖巧的像小猫;但凡老师走出学生们的视线,他们像是有双重人格一样瞬间变成了另一副嘴脸,聒噪得像欧巴桑,总是有无尽的话题可以聊,直到被老师砰地一声推开教室门,大声训斥后才肯平息掉话题。

  徐优在班里没什么朋友,毕竟大家都不愿意和一个家里没什么背景、长相平凡、学习不好、又父母双亡的人做朋友,所以她要么呆呆的看着整个班级像菜市场一样热闹,要么就是看小说睡觉,可是今天徐优可没空睡觉了,因为有人陪她聊天。

  ——楚鸣,打工一定很累吧?我也好想出去闯荡,不想窝在教室里听这些破课了!

  ——其实还好,有时候觉得生活很充实,靠自己的双手挣钱,花着心里也很舒服呢!你小小年纪的,还是好好读书吧,等你考上大学可以到我这来玩,我在遥镇。

  ——我根本就不是学习的料,别看我的名字挺像个好学生,成绩却差得很呢!!遥镇?我也在!好巧啊,真是太开心了,我放学可以去找你玩吗?

  ——你一个学生来酒吧不好吧,况且你放学不回家,爸妈不会担心吗?

  ——我马上就18岁了,都快成人了去酒吧也不怕这不有你呢嘛,虽然和你萍水相逢,不过我相信你。家人嘛,没关系,我爸妈去世了,家里没人管我,我不回家也没事。

  ——真的没关系吗?那好吧,你在哪个学校?我去接你,省得你找不到。

  ——我在四中,我们7点放学,可是我没见过你,怎么找你呀?

  ——你果然不是学习的料,你有我电话呀!

  ——额……是哦,嘿嘿。

  好吧,徐优整个下午都心不在焉的,她一直在想楚鸣是个怎样的人呢?

  “和他发的短信来看,说话很礼貌,应该不是坏人。不过谁知道呢,他又是个驻唱,会不会很朋克呢?好期待呀,难得有个人陪我,想想都好开心”徐优一激动居然把心里话小声嘀咕了出来,引来同学的频频注视,不过也都是些冷漠和嫌弃,须有早就视而不见了。

  终于熬到放学了,徐优收拾好书包正向大门走,电话就“嗡……”的响了起来,是楚鸣。

  “喂,徐优吗?我是楚鸣,我已经到你学校门口了,你出来了吗?对了,我穿着白衬衫。”楚鸣的声音很好听,像极了海边吹来的清风,给人一种很凉爽的感觉。

  “哦哦,我往外走呢,我好像看见你了。”徐优朝着举着电话的白衬衫男孩挥手。

  “我也看到你了。”楚鸣穿得很干净,一点也不像在面打工的人,有点一尘不染的感觉,倒像个高材生。

  两人见了面,楚鸣笑了笑说:“嗨,我是楚鸣。”

  “恩,我是徐优。”

  然后两个人就尴尬的站在那里,接着又一起笑了起来……

  徐优嘿嘿一笑:“谢谢你愿意陪我聊天,谢谢你来接我,你一点都不像酒吧驻唱,倒像个大学生。”

  楚鸣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了笑:“小屁孩,饿了没有,我请你吃饭。”

  楚鸣打工的酒吧离徐优的学校不远,只隔了两条街。徐优虽然学习不好,但总归是个乖孩子,酒吧还是第一次来。

  这个时候的酒吧人还不是很多,徐优东张西望了一会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到楚鸣疑惑的眼神,忙解释到:“额,和我想象的酒吧不太一样,我以为酒吧都是很乱的呢,没想到还挺干净,小时候就因为妈妈说这些地方经常有坏人出没,一直都不敢靠近!”

  楚鸣听到这番评论“噗”地笑了出来,气氛也没有刚才那么尴尬了,楚鸣给徐优找了个座位,点了一份烩饭,问徐优:“你就这么跑出来,和家里打招呼了吗?这样真的没事吗?”

  徐优咽下一口饭,不在乎的说:“无所谓啦,我寄住在姨和姨夫家,他们又不管我,”

  看了一眼楚鸣,徐优顿了顿继续讲:“四年前,我爸妈在一场车祸中死了,我反倒幸存了下来,之后就被送到姨夫家了,原本两家平时走的不是很近,所以他们也没有太照顾我平时也常常忽视我,我和他们说我去同学家住,就出来了。”

  楚鸣拍了拍徐优的头:“我不知道哦,对不起啊。”

  “没事,这么长时间,该过去的都过去了,用不着道歉的!我不在乎的。”冲楚鸣咧了咧嘴绽放出大大的笑脸。

  楚鸣想了想,站了起来,边往台上走边对徐优说:“你都没来过酒吧,一定没听过我唱歌,今天给你露一手,我可是有很多粉丝的!”

  楚鸣走向舞台,冲DJ示意一下,开始演唱。徐优感觉楚鸣站在舞台上像泛着光芒一样,就那样的与其融为一体,就那样的耀眼,让徐优觉得那样的不真实,而那样动人的歌声却如此真实的撼动了耳膜,一丝一声的传入大脑,然后麻痹了整个神经。

  一曲过后,徐优才发现自己竟被感动地哭了,楚鸣回到桌子旁,徐优边用手抹去泪水,边语无伦次的赞叹着:“楚鸣,你真的……不是……那个……怎么说呢……太好听的,你不当歌星都浪费!!”

  楚鸣拍拍徐优的头:“哈哈,你想了这么久,却总结出这么简单的评论,喜欢就好,你说没什么朋友,那我来当你朋友,我以后叫你小优好啦!”徐优用力的点点头。

  徐优已经很久没感受“温暖”这个词,是楚鸣让徐优从她的字典里重新翻出这个词,并作了新的定义:和楚鸣在一起,很温暖。

  徐优会和楚鸣抱怨老师的可有多么无聊,也会逃掉一些无聊的自习和楚鸣一条街一条街的走下去,直到黄昏落日变成黑夜晚灯,只是静静的走着,简单的聊天,就可以让徐优期待着,发呆一节又一节课。徐优也会在酒吧里静静地听着楚鸣唱歌,摇滚的、抒情的,每一首歌都砰砰地敲击着徐优的心,让楚鸣的好深深地印在徐优的心里。

  楚鸣也会给徐优讲酒吧里的轶事,比如说有一个喝得酩酊的女生,冲上舞台抓着楚鸣问到底爱不爱她,可楚鸣从来都没见过那个女生。

  每当这时,徐优就会眯起眼睛带着奸笑的讽刺他:“谁让你长得又帅,唱歌有那么好,那女生一定是想找机会接近你,嗯,一定是这样的。”

  楚鸣总是冲她微笑,不做任何解释辩驳。

  楚鸣有一次讲起了他的过去。

  楚鸣在上初中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他被判给了妈妈,就在他高三快高考时,有一天他回家看见妈妈身边躺着一个男人,而那个人,不是他爸爸。

  楚鸣很受打击,就这样以一种混沌的状态参加的高考,在语文作文纸上只写了一行字:“爸,我以为你们只是不适合在一起,我以为你们之间还有爱,但是她不爱你,我好想你,你在哪呢?”

  然后意料之中的高考落榜,他没有抱怨只身一人来到了遥镇,打工,生活,遇见徐优。

  徐优和楚鸣坐在沙滩上一艘搁浅的旧船上,望着火似的黄昏一点一点的坠下去,直到沉没在海的深处。

  徐优看着看着叹了口气:“又一天没了,不知道我们还能这样开心多久,总觉得太幸福的事不真实,可能睁开眼就回归到原点,前面依然是茫然不知所措的未来,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卷进时间的齿轮,被它慢慢的碾碎,就这样不见了踪影,唉……”

  楚鸣揉了揉徐优的头:“啧啧啧,小优什么时候也懂得伤感了?怎么?想好好学习了?”

  徐优摇摇头;“恩?学习?还是放过我吧。只是觉得你对我太好了,带给我的幸福太突然,我有种预感,它会很快消失的。”

  “傻瓜。”

  “……”

  楚鸣跳下船,抬头:“海边没什么等,天黑了路就不好走了,回去吧。来,我接着你呢。”并向着徐优张开手臂。

  徐优望了望昏黑的海平面,闭上眼甩了甩头,纵身一跳钻进了楚鸣的怀里,咯咯的笑着:“你要永远接住我啊!”楚鸣笑着点着头……

  幸福?什么是幸福?得到就是幸福?

  也许得到后才恍惚中明白,一切都是泡影,像极了虚无缥缈的雾,能遮住的只是自己的视线罢了,让自己以为那雾是多么的美好。

  直到太阳出来了,雾散了,明白了,后悔了,心凉了。

  当太阳再次从地平线升起的时候,美人鱼幻化成了泡沫,卖火柴的小姑娘冻死在街头,灰姑娘重新变回了女仆,美好总是在黎明的一刹那烟消云散……

  徐优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白色的墙,高高的铁窗,一扇冷的铁门,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

  这时几个穿着白大衣的人走进房间,徐优这时卷缩在床脚,问:“楚鸣呢?他在哪?他明明还在的呀,他还要我早点睡,还要来接我的,他去哪了呢……”

  徐优低头一人在喃喃自语,一位穿着白大衣的长者叹口气,在床前的本子上记了些什么,对旁边的人说:“到时间吃药了,她的病又严重了,唉,多好的孩子,可惜啊……”

  随后将本子放回床前的格子里,封皮上写着“病例”。

  本子的第一页写着:

  姓名:徐优

  性别:女

  年龄:17岁

  病症:精神妄想症

  病因:因父母车祸死亡,精神受到严重打击。

  住院时间:2012年1月2日

  来访纪录:2012年6月13日,患者家属送其一部手机。

  徐优的手机里,收信箱和发信箱的内容是一样的,她幻想出了楚鸣,用楚鸣的身份自己和自己发着信息……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鬼故事:

  • 下一篇鬼故事:
  •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友荐云推荐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