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街上鬼故事 | 张震讲鬼故事 | 鬼图片 |
| 鬼神传说 | 家里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外国鬼故事 | 有声鬼故事 | 短篇恐怖漫画 | 鬼视频 |
| 语音小说 | 玄幻修真 | 恐怖灵异 | 武侠仙侠 | 科幻奇幻 | 历史军事 | 刑侦推理 | 都市言情 |
· 网站地图· 鬼友交流
· 联系站长 ·
鬼故事屋
您现在的位置: 鬼故事屋 >> 医院鬼故事 >> 正文
搜索鬼故事:  搜索
今天是:
殊途
作者:佚名    鬼故事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5/14
【字体:

  这故事发生在某偏远的小城。

  那时的我,还仅仅是一名刚上高一的学生。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突然咳出了一大滩血。还好是个星期天,母亲并没有上班。看到我咳出了这么多血,母亲二话没有说,就带我到医院看病。

  结果出乎意料,我居然患上了肺癌,而且还是中期。医生说由于癌细胞已经粘附在了我的肺上,所以不能实施手术。于是,我开始接受医院的化疗。

  第一个星期,我的头发有些许脱落。第二个星期,只需要随便一抓,我的头发便如同杂草一般一抓一大把。第三个星期,头上稀稀落落的头发让我不得不带上了帽子。

  化疗之后,我的情况有些许好转。医生建议让我去市郊的青山阁继续疗养。

  青山阁,一个很有文青范儿的名字。它也是我所在的城市中最出名的疗养院。很多的有钱人,也会将自己的父母安排在这里。

  青山阁的门脸很大。一进门便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之后便是一栋栋的楼房。再往后有一片树林,树林中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湖。湖不大,绕着湖堤走一圈大概需要十分钟左右。

  搬进疗养院之后的第一天。我的脾气有些暴躁,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大发雷霆。母亲见我这样也不埋怨,只是默默的低下头。在母亲低头的瞬间,我分明看到她眼神中所带的一丝黯然。

  之后的几天里,我没有踏出病房一步。总是默默的看着窗外的鸟儿,多少的有些羡慕它们。

  “我一个人出去走走,你不要跟来。”几天之后的下午,我突然觉得有些烦闷,想出去走走,于是对母亲说道。

  母亲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但最终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走在有些柔软的草坪上,大口的呼吸着没有消毒水味道的空气,我突然觉得拥有这种生活甚是满足。

  坐在草坪边上的椅子上,手中捧着一本从病房里带出来的书细细的阅读。

  “你看的是什么书?”一个穿着素白长裙,头发被风吹的有些散乱的女生坐到了我的身边,细声问道。

  我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书放在了她的面前。

  她见我没有说话的欲望,于是将书递给我,接着问道:“你是得了什么病进来的?”

  我苦笑了一声,合上书,轻声道:“肺癌。”

  她似乎愣了一下,随即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还活着,便有希望。”

  我笑了笑,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整个下午,我们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而且我并没有发怒的迹象。

  临走时她对我说,很喜欢跟我聊天,希望明天下午还能在草坪上见到我。

  鬼使神差,我居然欣然点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快的答复她,也许她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朋友吧。

  回到病房,我突然想到,聊了一个下午,我连她的名字居然都不知道。一想到明天下午还会见面,我便释然。明天还可以问嘛。带着欢喜和疲惫,我欣然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的便起床了。一想起她说让我下午去草坪,我的心中便隐隐的有些期待。

  “你来的真早。”中午吃罢饭,我便早早的来到了草坪上。等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全身素白的熟悉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吃完饭没有什么事情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想早点来这里等着你。”

  她笑了笑,说道:“咱们去那边坐下吧。”说着,她还指了指我们昨天做过的椅子。

  我欣然点头,等到坐到椅子上,我才试探性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瞪了我一眼,佯怒道:“你不知道在问女生名字的时候要先介绍一下自己吗?”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叫刘声裂,取自《寄辛幼安和见怀韵》里的最后一句话,龙共虎,应声裂。”

  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才说道:“我逗你的,我叫赫本。奥黛丽•赫本的赫本。”

  就这样,我们又在草坪边上的椅子上聊了一个下午。临走的时候,她告诉我明天她不会来了。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着她远去的方向,我隐隐的听到她在唱: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人群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莫名的,我有些黯然。也许是因为失去了这个朋友,也许是舍不得。

  三个月过去,我已经可以回家修养。临出院的时候,我再次来到了那片草坪,似乎是在寻觅着什么。

  “你在找什么呢?”声音响起,让我微微的有些发愣。

  眼前依旧是那熟悉的素白,只是这次并不是她的衣服,而是她的脸色。

  “你没事吧?”看着她惨白的脸,我隐隐觉得有些心痛。

  她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听说你要出院了?”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呢?你什么时候出院?”

  她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轻声说道:“出院之后就再也不要回来了,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知道吗?”

  我略带沉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你也一样。”

  她点了点头,笑道:“回去吧,你该走了。我会想你的。”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的声音中略带哭腔。

  “你也要好好修养,说不定咱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呢。”我轻声安慰道,虽然我的心里也不好受。

  “好了,你走吧,我也该走了。”说着,她便转身离去,直至消失。

  我很想上去追她,但是我的腿却如同石化了一般,提不上半点力气。

  “年轻人,不要想了。估计你们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的。”一个略带干涩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转过头去,看到了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个老人我认识,是住在我隔壁的王大爷。

  “王大爷,您怎么在这儿?”虽然心里不是很好受,但是我还是硬挤出了一丝笑容。

  “小伙子,我要离开了。劝你一句,有些东西不是能够勉强来的。回去好好过你自己的生活吧。如果有缘,你们还会再见的。”王大爷轻声安慰道。

  我点了点头,冲着王大爷挤出一丝苦笑,说道:“那我先回去了,祝您老身体健康。”

  说着,我便跑回了病房。

  就在回病房的路上,我突然看见了那身熟悉的素白。

  我拼了命向她跑去,并大声喊着她的名字。

  她似乎也听见了我的声音,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便消失不见。

  “赫本,赫本。”我大声的喊着,叫着,却无济于事。

  猛然间,我看到了四面素白的墙壁。

  “这里是哪里?”我自言自语道。

  “你怎么了?”母亲有些疑惑的问道。

  “赫本呢?赫本在哪里?”我急忙问母亲。

  母亲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道:“赫本?什么赫本?”

  我突然意识到母亲并没有见过赫本,于是问道:“你看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子吗?”

  母亲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是在做梦吧?”

  “不可能,我五分钟之前还看见王大爷了,王大爷说他要出院了。”我大声吼道。

  我的护理医师恰巧在这个时候走进了我的病房。听到我的话,护理医师惊恐的望着我,半晌,才说道:“王大爷……王大爷在半个小时之前已经……已经去世了。”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鬼故事:

  • 下一篇鬼故事: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