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街上鬼故事 | 张震讲鬼故事 | 鬼图片 |
| 鬼神传说 | 家里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外国鬼故事 | 有声鬼故事 | 短篇恐怖漫画 | 鬼视频 |
| 语音小说 | 玄幻修真 | 恐怖灵异 | 武侠仙侠 | 科幻奇幻 | 历史军事 | 刑侦推理 | 都市言情 |
· 网站地图· 鬼友交流
· 联系站长 ·
鬼故事屋
您现在的位置: 鬼故事屋 >> 医院鬼故事 >> 正文
搜索鬼故事:  搜索
今天是:
作者:佚名    鬼故事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5/2
【字体:

  世界上真的存在鬼神吗?我不知道。

  故事发生在几年前。

  AU,这个游戏,前几年一直引领着网络游戏的最前沿。知名度想必我不说,大家也是知道的。那时,还在读书的我,也有很短的一段时间痴迷了这个游戏。也可能是我的爪子比较笨,一直是几个同学之间玩的是最烂的一个,所以也就持续了不到2周,就彻底放弃了。

  那年冬天,每天放学后。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奔走到最近的网吧集合。虽然,那时家里已经有了电脑。可还是忍不住会跑到网吧,去感受那里大家一起嗨的气氛。

  在那个AU猖獗的年代。如果可以玩的很厉害,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楼下不远的小网吧里,有个叫姗的女孩。就是高手中的高手。在规模不大的网吧里,很受追捧。追捧人中,也包括我。

  姗,面目清秀,身材纤瘦。年龄应该比我还小几岁。

  每天下午放学后,我都能在网吧里看见已经开始表演的姗了。一来二去也便熟知了。少女时期就是好,交朋友好像没有过多的介质,只是能谈的来,那便可以走到一起,成为好朋友。

  还记得那天放学后,天阴的像是能滴出水来。唔!!!就跟今天的天气这般糟糕。我这个人,情绪很爱受到外界干扰的影响。天气不好。往往,心情也不会太美丽。因为那种灰黑的天空,让人莫名的感觉到压抑。

  我按时来到网吧。此时的网吧已经人声鼎沸了。这天,出奇的热闹。问了一下才得知。是有别的网吧的玩家,特别赶来这里,只为了和姗PK一下AU技术。

  我找了个边角的座位坐下。环视了四周,没有发现姗的踪影。看了下时间,已经7点来钟了。往常,这个时候姗必定会早已出现在这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从别的网吧赶来的玩家开始显现出一丝丝不耐烦的表情。不知道是谁说了句:“姗是不是怕输,所以不敢来了呢。”

  这看似普通的一句,却迅速在小小网吧里,炸开了锅。大家议论纷纷,本土网吧的玩家自然是帮着姗说话。而外来网吧的玩家却开始煽动着姗认输的话题。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想必,今天姗一定有事耽搁了。不会在出现了吧。爸爸已经打来三次电话催促着我回家吃饭。

  看了看周围的人群也已经散去。我有些失望。但也无奈,只能先回家去了。

  ————

  第二天下午一放学。我和三两个好友,跟离弦的箭一样,跑去网吧。

  走进平时热闹的网吧,一股冷清的异样感从头到脚的席卷而来。所有的玩家,似乎都有些不对劲。网吧里没有往日的喧闹,当然也没有姗的踪影。我进去的时候,刚好碰到昨天来网吧宣战的几个外来玩家。他们也只是沉着脸,蔫蔫得离开了,刚好跟我擦肩而过。

  不祥的预感瞬间充斥着大脑。我找到个平时还算比较熟悉的网管,询问了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小网管的回答,却让我彻底震惊。

  姗与昨天下午6时左右。从小家住宅楼,6楼的窗口跳下,送进医院不到半小时,离开人世。

  我颤抖的紧紧的捂住嘴巴。惊讶和惋惜无一例外的全部写在脸上。一个花季,雨季的女孩,为了什么时间会想不开而自杀呢。

  后来,各式各样杜撰姗自杀的版本铺天盖地的传了出来。华夏人就是这样。别人家死了孩子,一定不干自己家的事,污言秽语那是应接不暇。

  我听到的最接近事实的版本,可能就是姗因为不满父母离异,而赌气轻身了。

  姗死亡的恶讯夹杂着所有的流言碎语,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慢慢淡去。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反而,才刚刚开始。

  我上学的时候,因为贪玩而学习不好。只上了大专,读的是护理专业。姗死亡的那年,也是我毕业,走进工作岗位的那一年。

  工作的医院被分到了离家不算太远的城市,但来回也需要4个小时的车程。那座城市,是座首府城市。在那里,我住进了集体宿舍,开始了从小到大第一次离开家的生活。

  来到单位宿舍楼得那天。还有一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学子。我有幸,和同一学校,同一城市的娟子分到了同一楼层。

  宿舍楼很老,很旧。虽然外面是刚刚翻新不久的。可是,走进楼内那股子霉味,不禁让我们这些大多数都是头次离开父母亲人的独生女们有些不习惯。宿舍楼总共有3层。楼内的潮湿,让墙壁阴湿了半边。整栋宿舍楼得厕所,只有顶楼三层的可以使用。其余的统统都是锁上门的。

  大家传言,应该是管理宿舍楼的阿姨偷懒,不愿意打扫吧!

  我和娟子,被分在了一层的宿舍。而我俩的宿舍也是门对门。时间一长,基本上两间宿舍对于我和娟子来说,已经不用避嫌了。也许,下一秒就会发现,躺在我床上的其实是娟子。

  在医院呆过的童鞋们都应该知道。医院里面,对待新进人员,那叫一个不客气。你不是护士,你是护工,杂务工,清洁工。不管你的学历是什么,待遇通通一样。

  一天的疲劳,让我们下班以后愿意来到宿舍楼附近的小公园坐坐,好在第一个月里面,医院没有给大家安排夜班的工作流程。

  而事情则发生在鬼节的那天晚上。

  都市里生活的孩子,往往不懂得什么叫农历,什么叫阴历。所以当鬼节七月十四号来临的时候,大家也都没有发现。

  那晚的天气闷热异常。公园里的人群已经慢慢散去了。只有我和娟子还坐在凉亭里久久不愿意回到宿舍里去。

  不知道谁开的头。提到了姗。巧的是,娟子跟姗原来是闺蜜。对于姗的死讯,娟子同样感到悲伤,诧异。

  娟子说,姗的真正死因,其实是因为失恋。姗在AU中交了个男友。而现实父母离异,自己无力回天的同时,也传来AU中那个曾经誓死追随,海誓山盟的男友也另结新欢。双重打击将原本就内向的姗推到了死亡的边缘。

  内向的女孩,就是这点不好。所有的事情都藏在心里。不愿意说出,这种女孩,往往神经是细腻的,往往是脆弱的。

  那日,姗在电话里表示,不愿与男友分手。否则,将会一死了之。男友年龄尚轻,责任感很弱,不知事情的严重性。恶语相击后,将姗彻底打进了无法翻身的深渊。

  从6楼跳下后,姗没有立刻死亡。在路人的协助下送进医院,在接下来的半小时最后的时间里。姗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皮肤呈现出死灰的藏蓝色,脸上那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来往的亲戚朋友。身体外部看不出损失。医生说,姗的内脏全部摔碎。无力回天了——

  娟子表示,那一段时间,几乎天天可以梦见面无表情的姗,那双直勾勾的眼睛。

  ————

  一阵凉风袭来,让凉亭里的我俩不由的打了个哆嗦。是时间该回宿舍了。街道上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了。时不时的可以看见树坑里,十字路口,有一堆堆窜起的火苗。

  我俩不解,今天是啥日子啊,怎么那么多烧纸的——

  分别回到各自的寝室。久久却不能进入睡眠。我左右不停的翻着身。背上渗出阵阵燥汗。如同千万只蚂蚁在上面疯狂流窜。就这么一直翻身,翻到累了,也就睡了。

  ————

  “起来,我们玩啊。”一个甜美的声音贴着耳朵根传了过来。我抓了抓痒痒的耳朵,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你该起床上厕所了。快点,起来。”声音很甜,有些耳熟。我感觉到了异样,竖着耳朵开始听,但始终没有鼓起勇气转过身去。

  “快点,起来,你该上厕所了。”我听清楚了。这个声音,不是别人的,而是我自己的声音。

  我轻声恩了一句,表示答应。摸到手机,看见时间显示是凌晨4点40分。

  唔?平时没有起夜的习惯啊。

  爬下床,光着脚丫,拉开宿舍门,直直的进入对门娟子的宿舍。什么!!!娟子的宿舍居然没有锁门。但是此时我似乎也是反常的有些麻木,这并未引起我的警惕。

  我来到娟子床边,轻轻唤了两声:“娟子,该起床了,我们去上厕所。”

  娟子睁开眼睛,对我微微一笑。答道:“我知道呢。”

  为什么宿舍门不关?为什么她会这么快醒来?为什么会说知道?当时我丝毫没有觉察出任何不妥。只是一前一后走向三楼的卫生间。

  厕所是那种老式的冲水式。夜晚,水箱一冲的回声,轰隆隆的非常可怕。要是在往常,我是最害怕这种声音的。

  蹲下身,才突然发现,原来根本就不想上厕所,之前的尿憋感只是错觉。

  这时,我俩才感觉到有些不安。小脸惨白,面面相惧。在昏黄的灯光下,有些诡异。谁也没敢开口说话,只是一前一后的走下楼。回到各自宿舍。

  躺在床上,我瑟瑟发抖。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幕,真有种昏死的冲动。8月份天,是异常的炎热。我居然裹在被子里,全身冷得发颤。

  这一夜,噩梦连连。总是梦见一双小手,不停的在拉自己的脚。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起床了。宿舍长的表情有些异样。昨天晚上我出门上厕所的时候,她也醒了。往日里最怕黑,恨不得夜夜开着灯睡觉的我,居然黑着灯走出了宿舍门。

  要知道,我白天的视力虽然是5.0。可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夜盲。天色只要一暗下来,视线就差的离谱。

  而去医院也检查不出有什么问题,可能是心里在作怪吧。

  我问宿舍长。“我昨天晚上去厕所的时候,是几点,你知道吗?”

  “4点40。我那会看你出去,原本想叫住你一起去。可是,可是——可能太累了吧,又睡了过去。”宿舍长的脸色有一丝闪躲的慌乱。

  这一整天,我都全身酸疼到魂不守舍。好不容易盼到下班了。

  我找到娟子,问其昨天晚上的事情。娟子一脸的惊慌,表示自己也同样不解。

  可能是巧合,多想了吧。

  ————

  入夜后,我专门提醒娟子宿舍,记得晚上锁门。

  也跟同寝室的姐妹打了招呼,如果自己半夜在起夜。一定要拉开灯制止我。

  燥热的天气,整个宿舍里都是翻身而促使上下床发出的咯吱声。

  后半夜了吧,那种感觉又一次贴着头皮传了过来。这一次,我很机警,异常冷静。虽然能够听见自己头皮发麻而产生的劈劈啪啪的声音,但是却清晰又肯定的听见,那声音确实是自己发出的。

  一股强烈的憋尿感告诉自己,如果在不去上厕所,可能就要尿床了。--!

  我下了床,看看时间,又是4点40分。

  这一次,我清醒的感觉出了恐惧,我试着唤醒宿舍里的姐妹。可奇怪的是,平时睡觉最轻的小敏此时都毫无反应。

  无奈,总不能尿裤子吧?

  我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背后一阵阵发寒。拉开宿舍门,对面黑洞洞的宿舍门大开。

  为什么又不关门。

  我走了进去,刚刚来到娟子身边。在同一时间,娟子居然爆发出惊恐的哭声:“不,不要,我不要去。你自己去吧!别叫我。”

  一瞬间,凄凉感传遍全身。我站在娟子床边,眼泪吧嗒吧嗒的也留了出来。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凄凉,悲愤,不舍,难过,各式各样混乱的感觉混杂在一起。

  我们俩的哭声将旁边沉睡的舍友吵醒了。

  有人拉开了宿舍的灯,这时,我感觉身子被人推了一把,然后那种复杂的情绪也随之淡去。

  在看看娟子,整个人蜷缩在床上。剧烈的颤抖着。惊恐的眼睛却直勾勾的望着门口。

  ————

  后来的事情,我记的不太清了。稀里糊涂的被自己宿舍的室友弄了回去。又是一夜噩梦。

  在后来,娟子和我,不约而同的开始彼此疏远。没有原因,也没有人问过为什么。

  要追究,恐怕可能也是那两个难忘的夜晚。

  有人问过娟子:“那晚,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娟子的回答是:“看到了蓝灰色脸孔的姗——”

  有人又问我:“那晚,你有什么感觉。”

  我并没有回答,但是心里很复杂,一言难尽,只希望姗能一路的走好。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我也不知道。一句话,信则有,不信则无。

  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你最好相信。

  如果不信,也许有天,也会有魂来勾你的命——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鬼故事:

  • 下一篇鬼故事: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