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街上鬼故事 | 张震讲鬼故事 | 鬼图片 |
| 鬼神传说 | 家里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外国鬼故事 | 有声鬼故事 | 短篇恐怖漫画 | 鬼视频 |
| 语音小说 | 玄幻修真 | 恐怖灵异 | 武侠仙侠 | 科幻奇幻 | 历史军事 | 刑侦推理 | 都市言情 |
· 网站地图· 鬼友交流
· 联系站长 ·
鬼故事屋
您现在的位置: 鬼故事屋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搜索鬼故事:  搜索
今天是:
胶水
作者:方炽    鬼故事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4/9
【字体:

  午休时,化学试卷陆续发下来了。方越也拿到了自己的试卷:118分。

  他匆匆扫了一眼,计算题答案未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扣两分。对于120分的考卷和年级组出卷的难度,这是个相当不错的成绩。

  相当不错。方越是这样给自己定位的。

  “118分!越哥你长的什么脑子啊?来来来,卷子借我订正一下!”同桌林想在看到方越的分数后惊叫起来,引来一群同学的注目。

  方越笑着递过自己的试卷,周围的同学纷纷围住林想,想要观摩一下传说中接近满分的考卷。方越一笑了之,心中很是满意这样的状况。

  他闲散地靠在椅背上,望见前排于靓正坐在高博对面的位子上写着什么。稍稍移动视线,只看到高博穿着白色衬衫的背影。

  直觉告诉方越于靓和高博绝不是因为巧合而面对面坐成那样一个角度。他站起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无意般从他们身边经过。那一刻,他极快地往两人中间的桌子上一瞄,然后踱出教室。

  出了教室门,方越开始狂奔,一路跑到操场,在塑胶跑道旁的草坪上停下,双手撑住膝盖,开始大口喘气。

  他看到了什么?急速的奔跑让他感到窒息,心脏在胸腔内咚咚地敲着。他直起身子,一瞬间有些头晕,眼前又出现了刚才的画面:他看到于靓正在对着一张满分的卷子订正,而那张卷子的主人,恰好又被他5.2的视力清清楚楚地瞄到。

  没错,正是高博。

  如果说方越给自己118分的试卷的评价为相当不错,那高博的试卷完全可以称得上完美。连方越自己也不得不承认。

  “呵!”方越无力地笑出声来,觉得自己刚才真像个傻瓜。他与高博,还真不是两分的差距。

  方越对高博似乎有些瑜亮情结。

  就拿篮球来说。方越是校篮球队队长,打球技术自然不在话下。偏偏后来来了个高博,不仅玩的一手好球,顺带把那一群平时不太听他话的少年也给驯服了。如果说方越是篮球队的领导,那高博就是球队的领袖。领导与领袖是不同的,领导只是组织上的,而领袖却是精神上的领导。当一个队伍陷入困境的时候,领袖的作用就显得极其重要,甚至超越领导。

  所以,方越眼看着高博在队里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威信,而自己这个所谓的“领导”说的话基本被其他成员当作耳边风。

  方越一边回忆着与高博的种种恩怨,一边站在操场旁吹着凉风。等到头脑清醒得差不多了,他才慢慢踱步回教室。

  到了教室门口,就听见一波又一波的吵闹声。

  “拽毛啊,给你看看我们越哥的卷子!”一听就是林想那个冲动的小子。方越还未来得及阻止,就见站在高博身边的于靓已经接过自己的卷子,扫了一眼分数,然后没等高博同意就飞快地拿起他的卷子递给林想,一言未发。

  “哎,这……”林想见到高博的分数有些窘迫。他知道高博成绩一向与方越不相上下。方越为人和善,能与他们打成一片。而那个高博却经常臭着一张脸,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他们班的不少女生却喜欢得紧,说那叫酷,有个性!这更让林想不爽。刚才看到于靓和高博在一起,就打了个招呼。那高博却是不理不睬,这可惹恼了林想。(作者:我也看他不爽!)他知道高博的化学相比物理薄弱一点,方越的高度他应该还达不到,眼下却只能望着这张满分卷子发呆。

  唰唰两声,几乎是在同时,高博与方越抽回了自己的考卷。预备铃也在这尴尬的场面及时雨般地敲响,一干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整个下午的课方越都没好好听,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脑海中都是高博的身影,他的不屑,他的冷漠以及他对自己的忽视,都让方越觉得十分不舒服。

  放学时方越选了一条平时不常走的路。才五点半路灯却已都亮起。方越一个人漫不经心地骑着车,忽然发现前方有一个白色身影似乎是高博。对,一定是他,他的书包方越还记着。

  他平时走这条路?方越不禁猜想。听说高博每天放学都去补课,成绩才会这么好。难道他现在正要去?方越决定跟着他,瞧瞧他到底有什么秘密课程。

  路灯似乎越来越暗了,只剩下一弯清月,冷冷地注视着一切。

  拐过一个角,方越发现高博不见了。前方有一家店面透着些许微弱的光。

  也许他在那里,方越猜测。

  走进店门,扑面而来一阵陈旧发霉的气息,靠墙是一排排高大的书柜,摆满了书。整个店内只有那柜台是玻璃做的,被擦得发亮,里面陈列着各种文具用品。

  这时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走来,他架着一副老式的圆眼镜,身子有些佝偻。这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店内唯一的一盏简陋的吊灯忽明忽暗,男人的面庞显得阴晴不定,似乎带着某种诡异的气息,方越的心突的一跳。

  男人的目光透过玻璃镜片直勾勾地射入方越的瞳孔,仿佛要将它射穿。方越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

  “孩子。”男人神秘地笑了,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命令道:“买瓶胶水吧!把它倒在高博的座位上,他就会回去了,不会与你争了。”

  方越如着了魔似的点了点头,机械地掏出零钱,接过男人递来的胶水。

  “去吧孩子。”

  接下来仿佛灵魂出窍般,方越骑着车回到学校,大门居然敞开着,他直驱而入。教室的门轻轻一推便开了,他找到高博的座位,发疯似的把胶水涂在他的坐凳上。胶水有些粘稠,方越觉得有些慢,干脆伸出手来大片涂抹,直到一瓶胶水用完。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腥臭味,方越没有察觉,木偶般地走出教室。

  回到家方越不顾父母奇怪的目光,嘭地关上房门睡起觉来。晚饭没吃,作业自然也没有做。父母想他大概是最近学习吃力了,也就随他去了。

  第二天,方越难得睡迟了,等到他冲进教室,第一堂课的预备铃已经打响。他有意识地向高博的座位望去,却不见他的人影。位子上坐的是另一位同学。

  方越急忙问道:“高博呢?”

  “高博?是谁?”林想笑着反问方越,“越哥你睡糊涂了吧!”说着要拉方越去座位。方越挣开他的手,大声质问坐在高博位子上的人:“你说,高博去哪儿了?你怎么坐他的位子?”那男生被问得莫名其妙。

  “越哥……我一直坐在这儿呀!从上个学期就坐这儿了!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什么高博!”方越觉得自己头上冒出了汗。

  他冲到讲台上查座位表,果然没有高博的名字。他跑出教室,拿了自行车就往校外冲。

  “哎这位同学现在……”门卫大喊着没能拦住他。

  方越骑着车来到昨天的那条路,两边是一片民居,拐过一个弯,他没有看到那家文具店。

  “这是……”方越的心跳得更厉害了。

  “孩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突如其来的一声更让方越如受了惊的兔子般跳了起来。等到他定下心来,才发现是一位老婆婆。

  “那个……婆婆,我想问您一件事。”方越吞了口唾沫,“这里附近,有没有一家文具店?”

  “文具店?怎么可能?这一带都是民国时期的废弃建筑,早就没人住了,哪来的什么文具店?”

  “啊……”方越呆住,回头茫然地望着那片废墟,发现高博正坐在他的座位上冲他笑,四周是一片荒芜。

  身后的老太婆佝偻着身子,露出神秘的笑容:“他不会与你争了……”

  教室里,林想正在帮方越交作业。翻开作业本,那清瘦的字迹,显然是高博的。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鬼故事:

  • 下一篇鬼故事: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