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街上鬼故事 | 张震讲鬼故事 | 鬼图片 |
| 鬼神传说 | 家里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外国鬼故事 | 有声鬼故事 | 短篇恐怖漫画 | 鬼视频 |
| 语音小说 | 玄幻修真 | 恐怖灵异 | 武侠仙侠 | 科幻奇幻 | 历史军事 | 刑侦推理 | 都市言情 |
· 网站地图· 鬼友交流
· 联系站长 ·
鬼故事屋
您现在的位置: 鬼故事屋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搜索鬼故事:  搜索
今天是:
双人
作者:落琬    鬼故事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4/5
【字体:

  “李云风,请把接下来一段翻译一下。”英语老师站在讲台上看着书本提问着。

  条件反射站起来的李云凤看着书茫然不知所措。旁边的我好心地为他指了指书上的段落。

  “啊,哦,这是暴动前的平静……”

  “请坐。”

  李云风坐下以后,叹了口气,然后对着我笑着:“夜瞳,谢啦~不愧是好兄弟~。”

  回他一抹笑,我继续边走神边听课。

  ……

  对了,我全名叫杜夜瞳,普通的家庭,普通的学校,普通的性格,普通的成绩,普通的人缘……也许就是这么多的普通,所以我才会有不普通的一点吧。我有另外一个人格,也就是说,我是双重人格患者。

  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了,我和他的性格相差很大。我比较温和,喜欢平淡,不爱惹麻烦,他就比较暴躁了,对别人挺冷淡的,动不动就挥拳头。除了性格,我是戴着眼镜的,而他是不戴的。我们很好区分的吧。

  现在我们相处还算比较和平,他不爱出来,一般都是双休日的下午和晚上归他,还有就是有麻烦的时候。

  啊,还有一件事,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夜瞳,杜夜瞳’,认识他的人都叫他‘夜,杜夜’。

  ……

  “夜瞳,明天晚上我们去KTV,你要不要一起去?”

  停下收拾书包的动作,明天?礼拜六啊,是‘夜’的时间,“还是算了吧,反正我去也不会唱。”

  晚上吃什么好呐?我在超市里漫步着。

  父母都不在身边,我已经习惯了自己独自一人生活,反正有那家伙在,我也不算一个人吧。

  (呐,夜,晚上你想吃什么?)仿佛自言自语着一般。

  (随便。)果然是同一个身体吗,对吃的方面同样不在意。

  (不如干脆就在外面买点带回去吃好了。)

  (嗯。)


  十一月的天气果然还是有点冷的,走在铺着树叶的路上,我不时哈出一口气来暖和自己的双手。

  (好冷啊。)

  (那就快回去。)

  (可是,我还没有想好要买什么回去吃啊。)

  (随便挑一个。)

  (诶,那就鱼香肉丝好了。)

  提着饭盒,我加快脚步好快点回去吃饭,然后悠哉悠哉的看小说。

  走到一个小巷前面,我想了想,虽然不安全,但是为了肚子着想,我还是走了进去。

  这里的路灯忽明忽暗,显示出一种诡异的气息来,看多了小说的我下意识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继续前进。

  嗯?前面传来了一些摩擦声。

  (要不我出来?)

  (等等吧,先去看看情况。)有些兴奋,果然我骨子里还是和‘夜’一样爱刺激呐……

  贴着墙,我磨磨蹭蹭的走到转角处,阿勒勒~是PK吗?我看见昏暗的路灯下,有5个人正在围攻一个少年。

  蹲下来,偏头,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的好。看会儿戏也不错呀。

  这种态度可不能怪我,毕竟,‘夜’的性格导致经常有人来找茬,以至于我和他的打架技术直线上升,这种事,看多了,也经历多了。抬头望向天空,灰蒙蒙的,就像这个世界一样,不是么?牵起的唇角略显讽刺。

  哎呀,走神了,继续把视线放在打架的人身上。

  (那个少年技术也还不错嘛。)

  一直有些昏暗的灯不知怎么突然亮了一些,就像是人在濒临死亡之前会回光返照一样,正好那个少年面向我,于是我看清了他的面容。

  咦咦,这个,没有那么巧吧,随便进一个小巷就遇见同班同学……我在心里默默哀号。上天啊,不带这样的!

  (还是我来吧。)

  (唉,嗯。)我低垂了一下眼眸。

  跟他交换了一下,我看着他将眼镜摘掉放进衣服里,然后走了出去。

  打架的6个人因为突然出现的‘夜’,微微愣了一下。

  “小子,别打扰我们。”其中的一个大个子朝‘夜’吼着。

  默默画一个‘十字’。然后我看着自己走近他们,再然后专从中间插过,停在刚才吼的人身边。利落的一拳。

  后知后觉的人这才开始攻击‘夜’,切,在心里默默想着,真是迟钝。

  因为左手提着我们的晚饭,只有一只手不方便打,‘夜’的行动多少受了点阻碍,在挡一个由于愤怒而拿出小刀攻击的人的时候,不小心,塑料袋被划了一下。

  塑料袋被划,意味着里面的东西会掉出来,里面的东西掉出来意味着它会摔在地上,摔在地上意味着我的晚饭没了!

  我进小巷是为了什么?为了早点回去吃晚饭,而现在呐,你们这群该死的人。怒气值狂升。

  (可恶!气死我了!)

  (安静!)

  ‘夜’的左手得到解放,快鞭斩乱麻地将这群不咋样的人给搁倒。踩着那个拿着小刀毁了我们晚饭的人的左手手腕。

  “没本事就不要拿着它。”

  “你干嘛管我们的闲事。”

  “挡路。”俯视着趴在地上的人,淡漠的眼神。

  我在心里暗暗加了句‘你还毁了我们的饭。’

  (夜,我们的晚饭…)

  (回去吃面。)

  (诶,好吧。)

  被打到的5个人在逃出去的时候还不忘那句经典“你等着。”

  看也不看扶着墙站起来的同学,‘夜’瞥了一眼掉在地上散开的晚饭,迈开步子往前走。

  “请等一下。”

  停下脚步,‘夜’扫了眼发出声音的同学。

  “那个,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我叫郁离炔,你也是圣枫高中的人吗?”叫‘郁离炔’的人看着‘夜’的校服发问。

  “不用,”说完‘夜’也不管叫‘郁离炔’的同学什么反应就继续往前走。

  (看来周一要麻烦了,晚上你煮吧。)

  (嗯。)

  ……

  周一,我刚到教室坐下,郁离炔就出现在我座位旁向我道谢。

  我回以他茫然的眼神。

  “谢谢你周五救了我。”

  继续茫然的看着他:“同学,你是不是记错人了?”

  他上下打量着我,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不会啊,除了你戴了眼镜,其他的一摸一样啊。”

  我眨了眨眼:“你说的人不是我,我有个双胞胎哥哥,你说的是他吧,我不会打架哦。”

  “这样啊,替我向你哥哥道谢~我说呐,明明那人那么冷酷。”他朝我笑笑,回身去他的座位上。

  (呼,真好骗,明明还有那么多破绽的。)

  (嗯。)

  上课还真是无聊啊,我撑着头,视线无神的看着黑板,微微侧头,看向窗外,太阳真好,半眯着眼睛,能出去晒太阳就好了。飞机正好飞过,画出一道白色的痕迹,好看是好看,方便也挺方便的,人类总有一天会为了这些发明和社会的进步付出代价呐,不过那个时候,我早就死了吧,真可惜呐,看不见人类的毁灭。

  轻轻笑出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我僵硬着转回头,果不其然的看见数学老师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那么,这道题由杜夜瞳来解答。”

  后知后觉的看向黑板,原来有一道题啊。

  不解出来嘛,事后会比较麻烦,估计要去办公室喝茶了,解出来,这道题是高考题,身为高二的我们基本上是没有本事做出来的,衡量了一下,我还是慢悠悠的将它写了出来。

  (真是的,我干嘛笑出来啊)

  缓缓叹了口气,我趴在桌上装作认真听讲。

  午休,我继续安静地趴在桌上装作睡觉,实际上我还是在看天上好似一动不动的白云,好厚的云层啊。

  “那个,杜夜瞳同学。”

  女孩子柔柔的声音?

  茫然的转过头,杨茜榕?我们班最麻烦的女生?

  说她最麻烦是由于某些男生比较讨人厌……

  杨茜榕手上拿着一本本子,低着头,用小猫一般的声音轻言:“可不可以,请你,请你帮我讲一遍上课时你做的那道数学题?”

  果然是麻烦么?明显感觉有人已经开始瞪我了,可是面对着像妹妹的女孩又不好拒绝,叹了口气,拿着她的本子开始圈圈画画。

  “懂了吗?”微笑微笑~。

  “嗯,谢谢。”杨茜榕回了我一个笑容,我就说呐,我这么温柔的人怎么会吓到别人呐。

  在杨茜榕离开我旁边时,李云风夸张的像看着将要死去的人一样看着我,“你完蛋了,快成为我们班男生的公敌了。”

  “不就是跟她说了句话嘛。”

  “我为你默哀,兄弟不要说我不帮你。看,找茬的人来了。”

  “你,”来者怒气冲冲地指着我。

  我真是无辜极了啊,“有什么事吗?这位别班的同学?”仍然微微笑着,现在是‘我’,不是‘夜’,麻烦了麻烦啊。

  “你居然跟榕榕说话,榕榕还朝你微笑,走,楼下去,我们单挑,谁输了就退出。”

  什么人呀,没礼貌。我浅笑回答:“抱歉,我不会打架。”

  没礼貌的人,我和你形成鲜明对比!

  “那你就认输,以后不准再见榕榕。”

  看他似乎骄傲的要在我脸上画画了,烦。

  “请问你是杨茜榕的什么人。”客客气气的发问,你们看我的眼神,绝对的无辜。

  “不用你管,你你,你小子是不是皮痒啊,用不用爷爷我教你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啊?”恼怒成羞了呀,人的这张嘴脸真是从古至今遗传的真好呐。

  “哦,对了,你确实需要你爷爷我来教你,好像听说你父母都不管你来着,该不会,嗯?”夸张的大笑,暧昧不明的尾音,真讨人厌。心里仿佛压了一块石头下来,闷。

  额前的留海微微垂下来挡住我的眼睛,这个人,这张脸,这张嘴,你等着,放过你我就不姓‘杜’…

  “喂,你什么人啊,跑人家班级里来发疯啊?”

  “哟,我当是谁呐,原来是你啊,郁离炔,被打得还不够爽吗?”

  “喂,这里是教室,请你马上离开我们班级。”

  “你!小子你叫什么?”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本大爷叫李云风。”

  人还是有感情的动物啊,要不要相信一回呢?看着不属于这班级的人离开,我将视线继续挪向窗外。

  天空中划过一只挣断了线的气球。

  看着它越飞越高,终于在获得自由后的某个时刻被树枝戳破。

  转过头来,对着李云风和郁离炔微微弯起眉眼。

  “谢啦~”

  “说什么呢,大家是兄弟嘛~对不,郁离炔。”

  “嗯!”

  ……

  下午,我早早收拾了书包,一下课就冲了出去,一改往日的懒散。

  站在学校门口的隐秘处,我等着。

  当人流少的时候,我等的人终于出来了。

  (不是一个人,继续等。)

  (嗯,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勾出邪邪的笑容,我的耐心可是很好的呐。

  远远地跟着他们,等到天黑,他和那群人进了酒吧。看了看表,21:05。明天再继续好了。

  “夜瞳,你最近在干嘛,放学都不和我们走,也不参加活动?”

  “哦,有点事情处理下。”

  这样每天跟踪,终于让我弄清楚了他的活动时间。

  周六中午会一个人在‘兰森’顶楼的阳台睡觉呀。‘兰森’么,好像是一个商场来着,顶楼是第十四层,一般没有人会上去。

  商场啊。

  我眯着眼仰望天空。

  (夜,天助?)

  (你确定。)

  (嘿!)

  ……

  周六上午九点半,‘兰森’商场人流开始增多,乘电梯到12楼,在这里到处晃了晃,东西挺多的嘛。

  沿着楼梯一步一步往上走,之前看过了,13楼到14楼就一个楼梯,没有摄像头,没有巡逻的人,12到13楼有几个出入口,其中有一个在洗手间旁边,他重70kg,初步估计,我有10秒钟时间离开。不过14楼够吗?不够的话,至少也会昏迷吧。

  往上走的时候,心里异常平静,呵,我果然……

  楼梯间回荡着‘沙沙’的声音,淡淡的散入空气,仿佛树叶落在大地上一般轻柔,自然。

  走在最后一层楼梯上,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塑料手套套好。

  (要是是黑色的就好了。)

  (不好处理。)

  (也是。我去了。)

  按下阳台的门把,轻轻推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其实也不要紧不是么。

  关上门,走到他身边,这样都不醒,撇撇嘴角。踩上他的脚腕。

  “干什么啊,这是。咦,居然是你,怎么,还想被你爷爷我教育一……喂,你干什么。”

  冷冰冰的注视着他,现在的我,和‘夜’应该很像吧。紧了紧抓着他衣领的手。

  “在你说出那样的话的时候,你接下来的命运就被注定了。”勾起邪恶的浅笑,“我准备了那么久,你可要好好配合啊。”

  “你……”

  收起一切表情,就像‘夜’一样仿佛看死人一样的看着他,“给你一个选择,要不要跟我打一场?”

  “摇头?那你就去死吧。”轻声低喃。

  “点头?那就开始呗。”没有松开抓着他衣领的手,曲起右膝撞上他的胃部。再狠狠一个侧踢,正好踢中他的左耳下。好像力度用大了点,他扑在栏杆上,这样就处于半昏迷状态了?我将他上提让他坐在栏杆上。

  看来那两脚效果不错,疼的说不出话嘛,和计划的一样。

  然后,在他身后轻推。

  “见呐~”

  不去看他飞速下落的身影,顾不上猜测他的感受,我快速退去手套放口袋里并撤退。按照计划退到12楼的一间洗手间里,将手套冲走,定定神之后就去10层里逛着。

  不出意外,听见了110的警车声。

  (好慢。)

  周围的人开始像被捅了一下的马蜂窝,开始不停的‘呅呅呅呅’的。

  这时商场开始播报:“由于发生了一些突发事故,请各位顾客在出门时登记一下个人真实信息,以便警方调查,谢谢合作。”

  “哟,夜瞳?”

  在1楼排队登记时有人叫住了我,郁离炔和李云风?

  “你们怎么在这儿?”

  “来买点东西,你也是吗?对了,你知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一件大事啊,据说有人从14楼跳了下来,还没等到救护车来就死亡了,真衰。”

  李云风神秘兮兮的凑在我耳边说。

  睁大眼睛,“真的?有没有流血?那人的人品真不好。”故作惊讶状。

  扫到郁离炔略带复杂的眼色,“怎么了?不会被吓到了吧?”

  “没,只是有点感慨,人活着不过短短几十年而已。”

  “嗯。”

  在没有发现‘夜’以前,我总是一个人,就算我表现得温和容易接近,但是总是不相信其他人,回家就一个人对着墙坐着,对着电视电脑发呆……

  ……

  那件事过了5天,警察没有来烦我,但是老师来找我了。

  午休,我和班主任韩欣坐在空荡的办公室里。

  “杜夜瞳,最近学习感觉怎么样?”

  “还好。”

  “天凉了,要多穿点。”

  “… … 老师,你到底要问什么?”

  “没事就不可以问问嘛?那个,算了,你先回去吧。”

  有些莫名的看了眼老师。

  (夜,总觉得有点不对。)

  (嗯,奇怪。)

  这天回到家,蓦然的发现父母都回来了。

  “夜瞳,过来爸爸问你点事。”

  “你等等呀,先让他吃饭。”

  饭桌上一片寂静,你们还不如不回来让我和‘夜’两个人吃饭。

  离开了那么久,我连对外人的一贯微笑都懒得给他们,面无表情的吃饭,面无表情的等着他们洗完擦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坐在我身边。

  “夜瞳,告诉妈妈,你说的‘哥哥’是指谁啊?”

  原来是这个……

  郁离炔……

  难得的一次相信别人,就是这样吗…

  (夜瞳,我确实不是你哥哥。)

  (但是我就是觉得你像哥哥呀)

  ……

  “夜瞳?”

  “该不会你由于寂寞所以一人假扮两个人?”

  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和‘夜’。咬着唇,看着父母自说自话的样子,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啊,不要自以为是。

  “闭嘴。‘夜’是我的另一个人格。”冲动之下说了出来,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怎么可以这样,这样将‘夜’暴露了……

  感觉全身无力,比那一天还要累。

  冲进房间,摔上房门。

  (夜,对不起,我冲动了。)

  (没事。)

  ……

  接下来的两天,我没有去学校,我在家里等,等着他们的行动。

  果然,第三天,母亲踌躇着进了我房间,“夜瞳,去看看医生吧。”

  仍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不管怎么说,都去看了再说,这样子是干什么呐,别逼我们绑你去。”脸涨红的妈妈有些愤怒的提高了声音。

  无奈的跟着他们走。

  心理咨询室。

  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接受治疗的。在心里暗暗下决心。

  “这样啊。”医生听完了母亲的描述,看着我。

  “可以请你们先出去么?我想跟他单独说几句话。”

  一脸温和的医生在父母走了之后,半天才说了一句话。而那句话将我打入地狱。

  他说:“其实根本就不存在‘夜’,那只是你的幻想。”

  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会的,你骗我,因为你要治病,所以你才这样对我说,对,就是这样。”

  “不是的,‘夜’只是你的幻想,多重人格的人格是不能相互交流的,也没有其他人格的记忆。所以,你不是双重人格患者,我估计你应该是幻想症患者。”医生皱着眉低声对我说着。

  看着他,我愣住了,只是我的幻想?‘夜’其实不存在?骗人!我不要相信你……

  “不是不是。骗人的骗人的,杜夜瞳你不能相信他,‘夜’是存在的,他陪你走了这么久,他是存在的……”

  蹲下身子抱着头,我轻声对自己喃喃自语,但是眼睛里溢出的是什么,我这是不信任‘夜’。不许掉下来,一眨都不眨眼睛,可是它们还是滴下来了……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夜,你是存在的对不对,回答我。)

  (回答我……)

  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往日的声音都不在再我耳边响起……

  醒过来的时候我在全是白色的房间里。

  ‘夜’真的不存在么,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

  他的声音我还记得,他的习惯,性格,都跟我不一样啊!

  记得第一次意识到他的时候,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终于,这个说句话都会有回音的房子不再是只有我一个人了……

  记得我们的第一场架,是一个下雨天,他们抢我伞,用脏水泼我,‘夜’第一次强行出来,两败俱伤……

  记得我们第一次一起去买菜回来做……

  记得……

  缩在墙角,我抱着双膝对着墙低喃,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夜是存在的,是我自己不相信他,所以他生气了。

  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对不起,夜,你理理我嘛,不要生气了……

  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

  (呐,夜,你不要气了,回答我一声好不好,我一个人好难过。)

  (嗯。)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鬼故事:

  • 下一篇鬼故事:
  •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友荐云推荐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