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街上鬼故事 | 张震讲鬼故事 | 鬼图片 |
| 鬼神传说 | 家里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外国鬼故事 | 有声鬼故事 | 短篇恐怖漫画 | 鬼视频 |
| 语音小说 | 玄幻修真 | 恐怖灵异 | 武侠仙侠 | 科幻奇幻 | 历史军事 | 刑侦推理 | 都市言情 |
· 网站地图· 鬼友交流
· 联系站长 ·
鬼故事屋
您现在的位置: 鬼故事屋 >> 家里鬼故事 >> 正文
搜索鬼故事:  搜索
今天是:
复仇
作者:时铭璐    鬼故事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7/4
【字体:

  “小倩,我今天带你去个地方。快点换衣服。”一个男人兴高采烈的握着睡眼惺忪的李倩的手。

  天气不赖,阳光照在水面上,耀眼的波光随风逐流,一圈圈涟漪绽放在河水中。林荫道上,几对情侣低语暧昧,风中的花香更是增添了浪漫的气氛。

  微风轻抚树梢的嫩叶,沙沙作响。

  “嫁给我吧!”

  男人单膝跪地,双手奉上一个精致的粉红色小盒,小盒张开着,有一股芬芳的香气。是一枚闪着耀眼光芒的戒指,粉红色的钻石,不是很大,但却别具风情。

  李倩惊喜的看着他,他的眼神是那么诚恳,那么温暖,她相信他能给自己带来渴望已久的幸福。

  她含着幸福的泪水点头,拼命的点头。那是属于她的幸福,她要牢牢抓住。

  男子将戒指带在李倩的手指上,激动的站起来,将李倩紧紧的抱在怀里,他的心情已不能用喜悦来描述。

  然而……

  男子骑着脚踏车,载着李倩,李倩双手搂着男子的腰,受上的戒指发着耀眼的光芒,两人幸福的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一辆兰色大卡车从马路上横穿而来,向着他们直冲过去。伴着紧急的刹车声,车子被强大冲力扔上天,再次落到地上已经面目全非了。

  医院里。

  李倩在众人关切的目光下慢慢睁开那双如铃的大眼。爸妈、爷爷和阿美都在她身旁。唐彩龙呢?那个刚刚向她求婚的男人呢?那个她将托付终身的男人呢?

  她挣扎着,却发现下肢巨痛。他们知道她的脾气,吃力地将她放在轮椅上,李倩双手在轮子上反复挪动,可是它并不怎么听话,总是站站停停的。

  “小倩,阿龙他已经……”

  是妈妈,她的脸已被泪水浸湿,眼里的神情是担心也是害怕。她怕女儿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她更害怕女儿会和他一起去。

  “唐彩龙!你给我出来!你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现在只是小小的车祸,你就逃之夭夭,你算是什么男人?你快点出来!”李倩双眼模糊,她知道,她知道心爱的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一切的来得太快。一分钟前的幸福,一分钟后的悲伤。上天为什么总会去捉弄那些苦命鸳鸯?

  她恨!她恨那个酒后架车的司机!可是,除了恨,她还能做什么呢?

  花彩是典型的单身女性,每天都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公司、市场、home三点一线的生活。这似乎成了她的乐趣。

  天空有些的阴郁,厚厚的云彩遮住斜阳,不让它有展露头脚的机会。空气湿重,夏季的雨在出现之前总是会让人们燥热难耐。蜻蜓低飞,从花彩身边划过。花彩擦掉额头上的汗,重新拎起地上的西瓜,向一片树林走去。

  树林应该是闷热的夏季最受欢迎的地方了,乘凉的、闲聊的,总之人很多。

  树林深处有几栋房子,像是新盖起来的。

  花彩打开房门,将西瓜滚进去。“累死我了,死小倩,你都不知到来接我,亏我还从大老远带来你爱吃的西瓜。”花彩扯去上衣,准备先洗个澡。

  李倩坐着轮椅从书房出来,路上并没有磕磕绊绊,显然她已经习惯了坐轮椅的生活。

  “知道你辛苦,先去洗澡吧,一身臭汗,我可不想被臭死了。”李倩打趣道。

  “去!”花彩做出一个要打人的动作。

  花彩是李倩的同居密友,自从唐彩龙死后,一直是花彩照顾她,两个人亲如姐妹。

  “啊!”是花彩!尖叫声充满了恐惧。

  李倩拼命地转动轮子,来到浴室外。花彩瘫坐在门口,面无血色的指着浴池不断发抖。李倩“走”过去,雪白的浴池不知何时变成了红色,那红色很不均匀。池子里还有一条狗,是阿美!是李倩平时最喜欢的阿美,它本是一条纯白无暇的贵夫人,现在却被淋成了全身的红色。它的身体僵硬的呆在那里。红色粘稠的液体流淌进下水道,涌出一股腥臭的味道。

  雪白的墙上,有几个看起来像是用血写出来的字:我要报仇!血字虽然干了,但是看起来它好象在动,在蠕动!

  李倩感到一阵眩晕,眼前好象有个熟悉的身影。李倩从恐惧中清醒过来,此时的她甚至有些兴奋,因为她认得那几个字,是出自唐彩龙的手笔。他回来了,他回来找我了。李倩的喜悦印在脸上。

  “花彩,没事,别害怕,是彩龙,是他回来了。”李倩伸出手去拉惊魂为定的花彩,她似乎根本不在乎这血淋淋的一切。

  “……可是,小倩姐,他根本不可能……”花彩还未说完,李倩就转着轮椅出了洗手间。可怜花彩整理一池的血污。

  花彩拧下喷头,朝着血字喷去。血渍无规则地流下,一条条血红的蛇在镶有瓷砖的墙上蜿蜒。阿美全身被冷水冲洗,干涸的血迹由暗红变成鲜红,最后变成浅浅的粉红色。血水搀杂在冰冷的水中,流入下水道,清新的薄荷香代替了腥臭的味道。

  花彩不禁有些担心,自从唐彩龙死后,她的精神状况一直不好,心理医生她又不肯看。今天居然把唐彩龙送她的阿美弄的鲜血淋淋,又在墙上写下那么慎人的字眼——花彩看的很清楚,墙上的字是李倩自己写的,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李倩会把自己的字迹认成是他的,而且很坚定。

  花彩是心外科的护士,血腥的场面对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但是李倩的举动却让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李倩的心病越来越严重,花彩真的怕有一天,李倩会随唐彩龙而去,或是……将自己杀了。她真的害怕李倩会走这条路。

  “花彩,你买的西瓜可真甜啊,谢谢哦。一起来吃吧。”

  “哦,好,我呆会就去。”花彩将阿美放进塑胶袋,提着袋子走出洗手间。客厅透明的茶几上流着半透明的红色液体,李倩用水果刀在西瓜皮上反复的扎来扎去,嘴角还残留着点点红。本来她对西瓜的喜爱并不比李倩差,但现在,西瓜却让她有些反胃。

  “花彩,晚上能和我一起睡吗?”李倩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花彩。

  “好啊。”花彩突然紧张起来,会不会……

  夜晚,白色的窗帘随风飘扬,月光透过窗子,照在李倩憔悴的脸上。淡淡的月光在她脸上徘徊。突然,李倩睁开她那如铃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天花板。她直挺挺的坐起来,像僵尸一样。被子从身上滑下,她用手搬着沉重的双腿,支撑着身体坐到床边的轮椅上,动作很机械,像是失去灵魂的傀儡一样。

  花彩睡的并不深,李倩的一切举动,她都知道。李倩转动轮子,轮椅就向前“走”去。起初,花彩还以为她去方便,可是过了很久都不见她回来。直到“唰——!”的一声,花彩光着脚在冰凉的地板上慢步。

  透过门缝,她看见李倩手里拿着一个空盆,墙上湿漉漉的,而且有一大片的颜色看起来都比较深。李倩开始伸出右手,用食指在墙上画着什么。

  我要报仇!花彩看清楚了,和白天的字一样。花彩捂着嘴,她害怕出一点声音。放大的瞳孔死死的看着李倩和那面诡异的墙。突然,李倩转过头,看向花彩这边。仿佛她可以看穿这扇门,可以看到门后惊慌失措的花彩。轮椅又开始挪动,门越来越近。

  卧室一切安好,花彩还在床上大睡。李倩“走”到床边,支撑着下半身,躺在花彩身边,慢慢的闭上眼,她没有发现,此时的花彩已经脸色苍白,满身大汗,呼吸也变的很急促……

  这一夜可把花彩折磨苦了,天刚蒙蒙亮,花彩就窜出了李倩的卧房。

  “小倩姐的精神越来越不正常了,得赶紧通知她的家人才行。”花彩翻出电话本,拨通的李倩妈妈的手机。就在拨通电话的那一刻,她看见了让她一生都忘不了的东西。

  墙被红色的液体不均匀的覆盖着,是鲜艳的红色,还散发着腥臭味。墙上的几个大字:我要报仇!是用手将液体划开,露出颜色较浅的墙面写出的。

  “喂?是小倩吗?”电话那头已经焦急的叫起来,而花彩却还愣在那里,眼睛里全是妖艳的红色。

  “小倩?!”李倩妈妈已经将音调调到最高,听起来有些刺耳。这才把花彩的魂魄从红色世界拉回来。

  “伯、伯母,那个,小倩姐的情况不太好,你们赶快来一下吧。”

  “好、好,我们马上就过去。”当初的车祸,李倩一直说想静一静,于是搬出了家,自己生活,不过家人还是为她找了一个同居人来照顾她,尽管两家只有一栋楼的间隔。

  “花彩,你在给谁打电话?”李倩坐着轮椅,从卧室出来,眼光似乎是恶狠狠的看着她,因为她微低着头,从花彩的角度很难看到她的表情,更别说是眼神了。

  “我……”花彩像是做了亏心事,手中的电话握的紧紧的小心翼翼的看着李倩,李倩抬起头,花彩看的很清楚,李倩的眼神一下子有了光彩,变的温柔了。

  “彩龙,你是来看我的吗?你是不是要带我走啊?”李倩的目光中充满了期望,对着“血字”痴痴的说。李倩双手撑着扶手,无助的双腿开始用力,她似乎要站起来。李倩的眼睛还是直直的盯着“血白”的墙。

  她怎么会认为是唐彩龙?这明明是昨晚她自己写上去的!花彩开始害怕,眼前的人究竟是昨晚的神秘,还是平日里的温柔?

  “小倩姐,你……”花彩放下电话,赶忙去扶。

  “滚开,我的事不要你管。”李倩将花彩推倒,竟不费吹灰之力。难道这一年的文弱全是装出来的?

  “啪!”李倩瘫倒在地,轮椅也被反弹回几步。

  “小倩姐,小心。”

  “我叫你走开,你听不到吗?”李倩扒在地上,手中不知从何而来的水果刀,举起右手向花彩爬来。

  “一定是你,是你杀了他!我要替他报仇!”

  “小倩!你在干什么?她是花彩啊”李倩的父母看见这情形吓了一跳。忙夺走她手中的刀,将她扶到轮椅上。

  李倩张牙舞爪地挣扎,口中还在胡言乱语,完全已经不是平时的淑女态。

  “快给张医生打电话!”

  太阳光垂直射到地面,夏日的阳光总是狠毒,爱美的女性总是把自己的皮肤保护的很好,不会让它受到丝毫损害。医院在强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神圣。

  “伯父、伯母,你们先回去吧,我已经请假了,我照顾小倩姐就好了。”花彩握着李倩那双修长,白皙的手。

  “那好吧,你自己也别太累了。晚上我们来。”李倩的父母看了看昏睡的李倩,叹了口气,就走出了病房。

  门缓缓的关上,花彩的脸上也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怎么样啊?准嫂子?”花彩缓身站起,双手狠狠的拍在桌子上,脸上的笑容更加邪恶。

  “没想到吧?我哥应该和你说过我吧?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唐彩霓!” 说着右手就去握李倩的右手。

  “我现在好开心啊,终于可以报仇了。你害的我们家破人亡,你这个扫把星!要不是因为你,我哥就不会和爸脱离父子关系,我父母就不会死!我哥也不会因你而死。你这个害人精!”花彩,不,是唐彩霓狠狠的掐住李倩的粉颈,力量越来越大,手上的青筋暴出。

  “呵呵,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脏了我的手的。晚上你还有一场精彩的表演呢,我可是很期待呦。看看你,多可怜。坐了轮椅,还被人当成是精神病,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唐彩霓的表情一会很温柔,一会狠毒,她可以瞬间变换表情,不做演员算是可惜了。

  “还好,幸亏爸妈要我去法国留学,我才有机会学到这催眠,才能让你生不如死!你不觉得,我很厉害吗?哈哈哈……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晚上你还要大干一场呢,可别让我失望啊。”唐彩霓狂笑着走出病房,只剩下李倩静静躺在白色的空间里。

  夜晚的风很大,忽忽的风声在耳边狂啸。

  李倩在这个晚上,在被人催眠的情况下,杀了自己的母亲,然后连同轮椅一同从十几层的高楼上摔下,以最优美的姿势去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爱人……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鬼故事:

  • 下一篇鬼故事: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友荐云推荐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