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街上鬼故事 | 张震讲鬼故事 | 鬼图片 |
| 鬼神传说 | 家里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外国鬼故事 | 有声鬼故事 | 短篇恐怖漫画 | 鬼视频 |
| 语音小说 | 玄幻修真 | 恐怖灵异 | 武侠仙侠 | 科幻奇幻 | 历史军事 | 刑侦推理 | 都市言情 |
· 网站地图· 鬼友交流
· 联系站长 ·
鬼故事屋
您现在的位置: 鬼故事屋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搜索鬼故事:  搜索
今天是:
接发
作者:时铭璐    鬼故事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6/28
【字体:

  “小姐,您的发质条件很好,接发很适合您,您要试试吗?”

  美发已经成为了大众潮流,尤其是烫发、染发和接发,更是深得爱美女性的青睐。

  小梅是一家公司的经理,工作很认真,性格也不错,可就是没什么朋友。公司的同事除了公事之外,基本上不愿意和她有什么交涉。

  “哎,小梅啊,你看你也不会打扮自己,土里土气的,整天都是这身工作服,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以为还是改革开放啊?你不腻我们都腻了。现在不是工作认真就受欢迎,你要学会包装啊。知道同事们为什么都不想与你聊天?就是你穿的太俗,要不是我们中学就是朋友,咋们在这又人生地不熟的,彼此可以有个照应,我才懒得管你呢!”一身时髦打扮的苏晴搭在小梅的肩上,看起来想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你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有重要意义。再说换个发型,弄身好看的衣服就能改变别人对你的看法吗?”小梅摇摇头,坐在电脑前开始工作。

  “你还别不信,你再不包装啊,在这个和谐的社会会吃苦的。还有哦,小心你老公早晚不要你了。”苏晴调皮的一笑,将手从小梅肩膀上拿下来,靠到傍边的桌子上。

  “我老公才没你们这么庸俗呢,他说他就是喜欢我这样子。”小梅显得很自信。

  “是吗?你可别后悔啊。”苏晴笑得更加轻狂,朝小梅挥挥手,走进了办公室的咖啡厅。

  而这一句“是吗?”竟让小梅打心底里发冷,冷的彻骨。

  这天上头要求临时加班,想想可怜的老公在家没有人为他暖被窝,还是硬着头皮留下来工作。下班时已将近半夜,路灯昏暗的光晕在地上铺成一片。刺骨的寒风吹得骨头嘎嘎作响。小梅把大衣紧紧的裹在身上,缩了缩被冻的发僵的脖子。好冷的冬天!

  街道上只有她一个人,尽管黑暗向她逼近,她也不畏惧。因为前面等着她的会是丈夫温暖的臂膀。周围的店面全都关了,只有昏黄的路灯在照耀。小梅一路小跑,高跟鞋嗒嗒点地的声音在无声的街道显得格外响亮、清脆。

  灯光逐渐变的明亮刺眼,五彩缤纷的霓虹灯闪烁无常——梦想天堂,让女人重获新生。是间美容美发店,还在营业。小梅停下脚步,天天路过这里,怎么从不知道这还有间美发店?

  “小姐,要来这里成为完美的人?我们保证,从我们店里出来的女人都会获得新生。”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站在门口,一身非常时尚的韩国服饰,帅气的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小梅摇摇头,大半夜还开店,估计肯定是家黑店。

  “小姐,我们会等着你的。”小梅回头看,帅哥身后不知何时出现很多人,看不清脸,但似乎都在笑。而且,都是女人!小梅打了个寒战,加快前进的脚步。

  丈夫刘平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百无聊赖的换台,每个频道停留还不到5秒,下一个频道就会出现在屏幕上,不过都是些广告而已。

  “老公,我回来了。”小梅打开门,看见丈夫还在等她,很是兴奋,不过这种兴奋很快被剥夺了。

  “我去洗澡!”刘平见她回来,很机械的吐出一句话。小梅看着丈夫的背影,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很陌生。

  “哎,到底为什么?都快半个月了,他都对我冷冰冰的,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茶几上放着一本杂志,是介绍精美的发型和流行的服饰。Model们的身材更是令人羡慕。他从来不看这种书的,怎么现在?

  刘平从浴室出来,看见小梅在翻弄那本杂志,眼睛放出异样的光芒。

  “你看看人家,那一头卷发,再看看你,平平无奇的短发,你不腻啊?天天和苏晴一起,都不知道和她学学!”这下小梅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在嫌弃自己。他不再喜欢自己的造型,他看腻了!

  其实,小梅也很想像别的女人一样时髦,她之所以一成不变只是因为这段她渴望已久的爱情。刘平向她求婚时曾说爱她的平平无奇,喜欢她的短发。多少次她舍弃自己的梦想,将稍长的头发剪掉,如今她的牺牲却换来了这么一句话。

  “哎,你们知道吗?那个梦想天堂实在太神奇了!我家楼下有个40多岁的大姐,一直都没结婚。前天去那“改造”回来后就跟20岁小姑娘似的。今天早上就有人上门来相亲呢。”

  “我姐也去过,本想接发来着,他们说我姐的发质不好,就随便处理了一下。但就是那么一下,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小梅一进公司就听见她们在谈论“梦想天堂”的神奇。大家谈论的津津有味,见小梅进来就立刻闭嘴,决口不提——她们不想和一个乡巴佬似的人谈话——有失身份。

  “苏晴,她们说的是真的吗?那个梦想天堂真的有那么厉害?”小梅试探着问。

  “怎么了?心动了?还是老公不要你了?告诉你,它的成功还不止这些呢!”苏晴故意挑逗她。

  小梅听后若有所思的想着一些事情,一些可以改变她一生的事情。

  下班后,小梅按照昨天的路线回家,又来到这家名声大作的梦想天堂。透过洁净的玻璃,里面的一切都被映的十分清楚。

  几个美容美发师在给渴望美丽的女人“改造”。经过他们的神奇之手,女人们都像是刚出茧的蝴蝶,娇嫩可爱。

  “小姐,我们一直在等你。”还是那个小伙子,帅气的脸上依然是邪邪的笑。小梅在他的引导下,走进那个改变她一生的地方。

  “来,坐这。呦,小姐,您的头发好啊,发质条件允许您作接发。您的脸型适合长发,剪成短发怪可惜的。”

  帅哥打开精美的抽屉,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头发。每种都是一撮,上面系着红丝带,但是每撮上面都贴了标签,上面写了名字,不论姓、名都不一样。

  “小姐,您叫什么?如果您满意我们的服务,我们将会保持这种合作关系,所以知道您的名字比较方便。”帅哥一边用喷雾打湿她的头发弄湿一边说。

  “小梅!”

  天突然暗下来,刚刚还晴空万里,尽管是冬天,天也不必黑的这么快把?但是,她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人越来越多。

  头发很快就弄好了,小梅面对着镜子,她几乎要尖叫,她几乎要疯狂——镜子里本应是自己的地方有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那女人一头长长的卷发,有几丝淡淡的黄色,光鲜艳丽的脸蛋,殷红的樱唇小巧可人,长长的睫毛把双眼映的大而圆。简直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女人,是人看了都会心动。

  “这是我吗?这真的是我吗?”小梅现在终于相信“梦想天堂”的魔力。

  “怪不得生意这么好!”小梅非常满意的将钱给了面前时髦的帅哥。

  “谢谢你,将我变的这么美,我以后会经常光顾你们的。”小梅得意的走出玻璃门。

  “谢谢光临,请慢走!”看着离去的小梅,他的嘴角又浮起一丝笑意,只是那种笑,很诡异。

  深夜,把冬天包围,昏黄的灯光清扫着寂静的黑夜。

  这次小梅回家直奔洗手间。镜子上的女人妩媚动人,时髦的大衣及地,称出自己丰满的身材。

  刚刚下班回来的刘平将文件夹丢在写字台上,脱下大衣走向洗手间。

  “冻死我了,先洗个热水澡。”洗手间里的空气异常清新。一个女人站在镜子前摆弄着自己得意的发丝。

  刘平怔住了——这个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小梅。

  “小梅,你今天好美。”刘平不由自主的轻抚小梅柔软的发丝,她的头发软而嫩,好象新生婴儿的胎毛。缕缕清香从中散发出来,浓浓的茉莉花清香萦绕着他。小梅的柔发在他手中滑过,那一瞬,他彻底被征服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

  小梅很庆幸,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她挽回了丈夫的心。

  第二天,当小梅踏入办公室的瞬间,全公司的同事都惊呆了。这是他们平时认识的小梅吗?她打扮起来比公司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这下大家都认定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苏晴更是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原来这才叫做:“不鸣则矣,一鸣惊人。”

  夜晚又一次来到,夜间出现的时间越来越长。小梅忽感身体很沉重,是累了吗?她拖着艰辛的步子走动。路过梦想天堂,里面人依然很多,但是她总觉得,里面的人都在看着她笑,笑声穿过厚厚的玻璃,穿过小梅的耳朵。是幻觉吗?但是这感觉很真实,仿佛他们紧紧的站在镜子后面,像等待猎物的猎豹死死的盯着她,好象她一动就会被“猎豹”们撕个粉碎。

  吃过晚饭,小梅撑着身体走回卧房。

  “是你害死我,你还我命来,你还我的头发!”声音不断的在熟睡的小梅耳边响起。

  一个女人缓缓的飘向她,没错,的确是飘过来的。一身流行的打扮,可以说是很前卫了。但是她没有头发,而且头皮血红。难道这是今年流行的发型?女人长的不算难看,她抚摩着小梅的头发,眼睛里充满了柔情,忽然她一改刚才的神色,眼睛恶狠狠的瞪着熟睡的小梅,然后……

  “啊!”小梅惊醒,猛的坐起来,眼前闪烁着两点绿幽幽的光,绿的可怕。

  “啊!救命啊!”小梅立刻用被裹好全身,不停的颤抖。

  “小梅,是我,别害怕,只是做噩梦而已。”刘平猛拽小梅蒙在身上的被,可是小梅就是不肯放手,两人就像是在拔河比赛一样,可怜的被被东拽西拽的。

  “小梅!”刘平再一次大叫,这下小梅好象刚从噩梦中清醒过来一样,抱着刘平痛哭。

  “我刚才,刚才梦见一个没有头发而且头皮血红的女人生拽我的头发,头发被一根一根揪下来,鲜血顺着头皮往下流。脸上,手上,胸前,双脚……全身都是血,血越流越多。一条血河在我脚下急速流淌。然后,然后又来了几个女人,都是没有头发头皮血红血红的。她们一直在喊:‘还我命,还我头发。’而且刚刚我看见,看见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眼里充满了仇恨。血从那双眼睛里一滴一滴的流下来……好恐怖啊!”刘平拍拍小梅的后背。

  “没事,只是梦,别在意。我陪着你,你睡吧”的确,自从小梅换了装束,刘平对她真是千依百顺的。

  刘平伸手去触摸小梅的秀发,但却像被定格一样,手停在半空中不动,而表情却一直变换着。在她眼前的不是小梅,正是小梅所说的无发的血红头皮的女人。她冲刘平咧嘴一笑,不笑不要紧,这一笑,难闻的血腥气味扑鼻而来,黑红色的粘稠的液体从嘴里缓缓流出,净白的脸上开始掉粉。一块一块的,都掉到刘平手中。刚刚还光鲜艳丽的脸立刻变的苍老丑陋、臃肿。

  “嘿嘿,还我头发!”女人开口,这一张口,粘稠的液体流量更大了。

  “啊!”刘平推开她,甩掉手中的粉疯狂的夺门而出。门被狠狠的关上又被狠狠的弹开。

  “老公?你去哪?”小梅走下床。余光扫过镜子,黑暗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小梅腹部蠕动。

  是一个光秃秃的女人头,血红的头皮。她眯着双眼,一直在小梅腹部蠕动,张牙舞爪。血顺着小梅的身体往下流,在地上形成一小潭“湖水”。

  小梅站在镜子前一动不动,目光呆滞,但却已把那女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阴天。无月的夜更加肆虐的散布,阴风吹着无叶的柳条,断枝互相击打,发出令人害怕的声响。

  巨痛将呆滞走神的小梅带回到了现实,眼前还是那镜中的女人。苍老丑陋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暗红的唇齿吐着血腥的气味,浓浓的血腥味让她不禁一个冷颤。

  “你究竟想干什么?”小梅一字一句的说,她的精神已接近崩溃。

  “还我头发!”说着,女人就去抓小梅的头发,布满皱纹的双手一点一点的接近小梅微黄,带着香气的头发。

  “好,我还给你!”小梅在桌子上乱抓一气,将搜索到的水果刀对着自己的腹部上的女人头扎去。鲜血飞溅,溅到镜子上、电视上、门上……血流不止。

  小梅满脸血滴,对着镜子。她肚子上的女人头不在了,只有一个黑黑的洞,洞很深。鲜血向四周流淌。

  “哈哈,最后还是我赢了!”小梅冷笑一声,永远的失去了知觉。

  一个身影在楼道内左闪右闪,鬼鬼祟祟的,应该是在躲避监控录象。它走进小梅的家,洗手间的灯照在他的脸上。那人竟是——梦想天堂的帅哥美发师!

  他看着死去的小梅冷笑。

  “山本圣配制的幻剂还真管用,只在头发上一喷,我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这下又有了发质好的头发了,真不容易啊。”他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朝小梅头上劈去……

  第二天。小梅的尸体被发现在自己的家中,身上的致命伤是腹部深7cm的刀口。警察惊奇的发现,她的整个头皮都被掀开了,血肉模糊。

  “又是掀头皮!第几个了?”

  “应该是第12个了!”

  “死者丈夫怎么样了?”

  “已经被送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了。真可怜!这到底是不是谋杀?”

  “不清楚啊,死者之间都不认识,也没什么联系。唯一的共通点就是她们都是女人。”

  “哎,再这么下去,咱们市的女人不都得死光了?”

  “谁知道呢?赶紧干活吧。”两个警察在现场忙来忙去也没找到什么线索,难道是自杀?

  两个月后……

  “欢迎光临,小姐您要什么样的服务?”是一个娇小的女服务生。

  “做个头发,你们看着办吧!”女人很放心的将自己交给美发师们。

  一个帅哥从另一个烫头的女士身边走过来。“小姐,您的发质很好,我们推荐的服务是接发,不知您满意吗?”

  女人点点头,心里却想着:我马上就要变美丽了!大家都会羡慕我的!

  帅哥美发师用喷雾打湿她的头发,之后打开一个精美的抽屉,抽屉里面装了几撮头发,鲜红的红丝带系在中央。女人好奇的一望,头发共有十二把!每一把头发上都贴了大概是名字之类的字。她注意到,其中有一把上面写着——小梅!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鬼故事:

  • 下一篇鬼故事: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友荐云推荐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